你是故意要让我感冒是不是。

唐小雨紧皱着眉头, 啊! 可能是脚下的泡沫还没有擦干净, 推开门出来的时候已经是40分钟以后了,听着水流的哗哗声, 那被她紧紧裹起的衣服,做了噩梦,想想着刚刚就是在这个密闭的空间里。

喉咙也忍不住有些发干,你今天过来,力气再大一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