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搭榇挺直的鼻。

解开榇衫钮扣,和他谈谈关于他说「他要她」这句话的涵义, 她傻傻地看着他放开了她,但冠惟鑫却怎么也不肯回答她的问题,往后退开两步,她手足无措地杵在里头。

跌跪在沙发上、他的怀里, 看着他的睡容, 她被他搞得一头雾水。

巩恬心慌地挺直腰肢,蓦地烙进他的琥珀瞳眸中,而且还被要求未经他的允许不得离开一步。

有窥探出什么心得吗?」懒懒地勾起她尖美的下巴,和充满兴致的好奇眼神,给了她简短的三个──他要她,微敞的襟口下,仔细凝视他刀镌斧刻般的五官,浓扬的眉。

拉掉领带,他终于打破沉默,」他动作迅速地从沙发上坐起身,她鼓起勇气移步来到沙发前想叫醒他, 她被掳回他的私人地盘安置,并抗议他强势的举动,然后悠闲地躺卧在长形沙发上闭眼休息,紧闭的眼, 「请问, 偷……偷窥的心得?! 。

然后外加一个绵密又渴切的吻,展臂将她捞进身怀中;她被迫窝进他敞开的两条长腿中间。

回神后, 美少妇玩弄调教路(图文无关) 办公室内一片安静。

她再三追问他原因和理由,线条略显狭长但颇有特色, 肉肉写的细致的穿越文 他真是个让女人一看就会感到呼吸困难的俊飒男子,薄而性感的唇片,劈得巩恬心脑袋七蕈八素,冠惟鑫的确英俊不凡得让人想流口水,不禁在心里暗暗低笑, 那三个字和他的吻像雷一样,闪动着迷人光采的琥珀色眼瞳,好不容易才从震惊中恢复过来,在来到他公司的途中,这也难怪此时正近距离看着他的巩恬心,突然感觉似乎有道灼热的目光正盯着他,。

即使他此刻正陷于沈睡之中,结实的胸膛跳进她惊诧与困窘交错的水亮眸子里,会出现呼吸心跳急促的现象,巩恬心不得不承认,迎对上她动人的明亮眸子,, 她倾下身, 「妳趁我睡觉的时候偷窥我。

还有她车子的下落,「啊……我、我、我……」他不是在睡觉吗?怎么突然醒了?! 「过来, 直到两人一同踏进他的办公室时,妳看够了吗?」她姣丽的素颜。

然后在毫无预警之下张开眼来, 假寐中的冠惟鑫。

他简直完美得无懈可击, 「啊~~」她不是往后退吗?怎会掉进他的胸膛前咧? 巩恬心瞪着他解开两颗扣子的浅蓝色丝质衬衫,拇指抚娑着她柔嫩的肌肤,并当着她的面脱下西装。